生活网

毒女复仇记迟萧文曼_迟萧文曼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毒女复仇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掉线木偶 主角:迟萧,文曼 标签:现言,娱乐圈,复仇,阴谋,小虐

今天小编带来毒女复仇记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迟萧,文曼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掉线木偶,她为筹集母亲医药费委屈被潜,不料丑闻被曝光,人生堕入黑暗。却也因此引得各路美男主动招惹。这些男人的纠缠,却让她被男友背叛,更得罪了黑暗势力,被毁容,好友被害,母亲被逼死!天道不公,我来还自己公平!换张脸,换一副心肠,翻转形势在这黑暗世道之中夺取立足之地!欠我的男人,金钱,权利,还有命全部都要还给我!

毒女复仇记精彩章节:

此刻疲惫躺卧在沙发上的王玥衣衫不整,听着门声戛然关闭,慢慢坐起身,感受周围一切气息,不禁扬起嘴角一丝冷笑。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钱不能解决的。慢慢拿起桌面上的支票。用力攥在手心。没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可是曾经迟萧说过,“我们的感情是千万两黄金都买不去的!”

那么坚定,所以此刻,这样换取我们的友情,是值得的。握紧支票的手越发用力,手臂后的青筋渐渐涌现甚至欲要爆裂而出,红色的指甲也疼痛的埋没手心之中。

或许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轻易结束,所以所带来的清晰才会变得简练而已。天空上漂浮的。经过了黑夜的洗礼,渐渐重新笼罩大地。

迟萧睁开双眼,新的一天一定要新的生活,还是要出去找工作,来赚钱,筹集妈妈的药费。洗漱准备完毕,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漏出较为满意的笑意,她还没有改变也是曾经的自己。

手机放进口袋的时候恍然又感受到了有些硬度,拿出里面的东西才发觉。那个男人的名片。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一幕,迟萧只觉得周身冰冷的阴寒。再也不要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再也不要再见到才是最好的选择吧。转手将名片扔进垃圾桶内。打不离开,打开屋门,而后关闭屋门发出“咣当”的声音,还是老旧的门,所以还是显现出陈旧的模样。这一切似乎也都不要紧。简单的牛仔服白色T桖,一切或许依旧可以重头。

直到迟萧略过小摊贩,再次看到新的文络...“迟萧前夜被曝光,第二日遭男友遗弃不顾形象骂街!”

还真是不将自己毁死誓不罢休。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结束,耻笑不知道。这一切都没有答案。迟萧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带上早就准备好的墨镜和帽子低头离开了摊位。总觉得有些蹊跷,昨日难道有人跟踪自己么?不然怎么连自己去见小伟的事情都知道。看来没有后台的被曝光必然是被碾死的下场吧。

先去面试好了,前几日在网上发现了好多招聘的信息,神户了口气,抬起视线望着大千世界明朗的天空,坐坐高楼大厦, 无论怎样一定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才对。

走进著名国企的应聘部。踏上看起来无比正式的白领工作。“你叫迟萧?”

那个戴着眼镜的应考官望着迟萧自备好的简历。而后抬起视线拖了拖架在鼻梁上的眼睛问道,。

迟萧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能改变什么,可是眼下似乎只能用尽全力去充斥自己的生活。

“是近两日炒的比较热的那个女孩?”

听到如此问话迟萧用力摇了摇头,现在如果承认的话,怕是有不少人嘲笑自己,甚至根本就不考虑自己,可是似乎被对方看穿了异样,毒府望着迟萧不禁暗暗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

或许现在这时候,没有后台的老鼠到哪里都会被喊打。就是这样走了许多,进了许多的地方,见了许多的人,最后都只是摇摇头散去。中午时分迟萧坐在花坛旁,买着街边买来的烧饼,继续看着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不能就这样放弃,哪怕就那么一点点的希望。直到笔尖与报纸交接,不小心口中的烧饼掉在了地上,地面上还留有喷溅过的脏水。耻笑觉得,似乎整个天都在于她作对。心中地哲学,上午走了十几家的公司可是都是一样的结果。一次错,步步都错了。

现在连个烧饼都开始欺负自己了。眼下的报纸不禁手掌越渐紧握,全部缩成一团。瞬间用来的风沙有些吹迷了眼睛。

“呦,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最近正火的小贱人呢。”迟萧抬起视线依旧折磨着眼睛望着面前熟悉又讨厌的女人樱姿。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男人也被她抢去了,不知道她到底想怎样。站起身迟萧不想理会已欲转头离开,樱姿并非一个人,此刻看来身边还有两个看似她姐妹的朋友,所以,迟萧原本就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也不喜欢与其为伍,所以此刻也冷漠的许多。

可樱姿并没有打算这样放过迟萧,反手间不禁拉住迟萧的手臂。“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是吧,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混成今天这德行,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帮你推波助澜让你今天这么火?”

本想挣脱,可是此刻听到这番话的迟萧不禁愣神,一时间站在那里。而后愣然回过视线。“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根本就不敢相信,为什么无冤无仇偏偏要受其别人这样的对待,她根本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樱姿全然不觉已然,无所谓的傲然从来不减。“因为我的幸福就是看着你不幸福,我一定会玩死你!”樱姿得语气更为瞭然,迟萧不禁瞬间升起怒意。抬手间一拳怼在樱姿的肩膀上。

“贱人!”迟萧向来不会说脏话可此刻也按捺不住,面对要将自己碾灭于地底化作尘灰不见的人,迟萧心底只有无尽的恨意,从来没有恨过,可是这一次是真的恨了,特别是他那般理所当然的模样,丝毫不为此感到半分愧疚。

“呦,看来你最近还真是皮痒了是么?”樱姿垂下视线嘴角冷笑,一把扯住迟萧落在肩膀上手掌的手腕,下一刻还未等迟萧有任何过多反应,樱姿已经顺势将迟萧沿着胳膊扯下腰身弯曲,膝盖猛然抬起用力死磕迟萧的腹部。迟萧从没有打过架,曾经有人欺负她都是王玥帮忙摆平的,可此刻竟然觉得自己那么无力那么无能,面对欺负自己的人自己只能这样坐以待毙,凭什么?!迟萧疯了般抬起手掌扯过樱姿垂下的发丝猛然拽下,樱姿一个不防备猛然被牵扯弯身,迟萧更是见势丝毫不犹豫用尽全身力量手掌击打樱姿侧面。

第一击落下还未等有第二击,一边樱姿的朋友已经瞬间抬腿踹向迟萧的腹部,迟萧不禁站不稳连连后退跌坐在地面上,“女人,活腻了吧?敢打她?!”

“就是家里有钱怎么了?就可以这样随便欺负人么?我真觉得你们可怜又可悲!”对于此似乎只是一种暗自挣扎,其他竟然什么都说明不了。迟萧的挣扎在他们看来那么不堪一击。而后迎来的是更猛烈的攻击,自己根本就防备不来的攻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那些狠历的力量,那些唾骂,迟萧根本无力反击。嘴角已经溢出鲜血。如同人人喊打的街边老鼠,如同被丢弃的流浪犬。在这大千世界里没有一点能容得下自己的地方。谁都想欺负你。特别是那些穿着华丽的贵宾犬!还真是相得益彰的形容。

“住手!警察!”

不知身上挨了多少的伤痕,只是此刻不禁在遥远的意识中听到这样的声音,他们才停止了殴打。转身准备逃跑,毕竟这不是件光荣的事。,可是回过视线的时候已经晚了。警察已经站在他们身前“你们几个,跟我回警局!”望着地面上被殴打的满身狼狈甚至爬不起身的迟萧,警察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恐怕又是些不良少女欺负人吧,不禁走上前,企图搀扶起迟萧“姑娘,你没事吧。”

迟萧抬起视线,身体上的痉挛更让人难耐,迟萧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仇恨一般的视线望着樱姿等人,可樱姿等人此刻可并没有想要奉陪,看着警察先生忙着搀扶迟萧眼下可并没有要停留下来的必要。转身就跑。

“喂喂,你们站住!”可是樱姿等人哪里会听他的话?而且也确信迟萧不会说些什么。那么丢人的事情,她难道想再次扩张纠察一遍?只是再给他自己种下伤而已。因此樱姿不禁对着此刻已经起不来身的迟萧竖起中指以及嚣张的笑意就此明显。

微闭上双眸,迟萧暗暗摇了摇头“不,我没事。”企图重新站起身,周身的酸痛瞬间袭来。

“跟我去警察局吧?”明明是受了对方欺负,所以此刻更应该去警察局说明一切才对,可是迟萧不禁垂下视线再度摇了摇头,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对,所有的一切根本不是公众所能解决的了的,就连她自己都解决不了,还能如何。

倔强的站起身,可是最终又欲无力的瘫倒。男警瞬间将迟萧拦在怀中,以免她再次跌倒。“我家就在附近。去我家吧。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这是迟萧第一次开始正视这个男人,只是便衣穿着休闲运动装的他看起来很健硕,与此同时额间划过的许许汗渍微微有些黝黑的皮肤,可是却有着坚实的六块腹肌紧贴在上衣汗水侵蚀的衣衫上。长相到是一副男人味气息十足,甚至额下有着点点男人的胡须。语调更为有力,除了那双温暖的眸,似乎看起来他不像警察,更像是个拳击手般魁梧。

“谢谢不必了。”迟萧可没有随意去一个男人家的习惯,所以此刻打量过他之后倒也没有得出过多的结论反之更觉无所谓而已,挣脱出他的怀中企图自己离开这里,可是将才乞丐似乎被她们的高跟鞋踹击的有些严重,此刻向前走了两步迅速再度跌坐在地上。

那男人不禁快速走上前,而后轻轻挽起迟萧的小腿。漏出那已经淤青的膝盖。已经伤成这样还要逞强的姑娘,手掌不禁轻轻抚着。

“啊。。”迟萧瞬间只觉疼痛感蔓延。男警二话不说,沉下一张脸,而后横抱起迟萧迅速离开这里,没转了一个弯走进一边临近的大楼,一直到抱入自己的家门。全程迟萧甚至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因为似乎无论说什么,这男人都根本不会听一样。所以除了静默之外,只是静默。

而这男人似乎也不愿多说话,甚至对于这样的场景并没有过多的感受,那么理所当然的模样。“我叫李勇,以后有人欺负你了,你可以直接找我。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她们那么欺负你,可是,我不希望会有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叫什么名字。”

拿出屋内的医药箱,渗透药水的棉花棉轻轻覆盖在迟萧的膝盖淤青处,不顾忌迟萧此刻是否疼痛,因为现在定然稍稍的动静对她而言都是难言的痛楚。李勇不禁有些心疼面前的姑娘。或许保护弱小是每个警察都想要做的义务吧。

“我..我叫迟萧。”看起来明明差不多的年纪,可是这男孩是这般悉心的为她处理伤口。温暖的气息穿透,迟萧望着面前的陌生男人,或许这个世界还不是完全冰冷的吧。可是,如果他也看了有关于她的报道还会不会这样认为呢?又会不会这样对自己呢?迟萧不知道,甚至对于这个答案完全失去兴趣。也或许是一种莫名的恐惧。已经经历过太多的鄙夷,难得的平静就这样最好吧。

“哦?很好听的名字呢。”微微弯起嘴角,望着迟萧,两人不知算不算熟悉,只是此刻难得的静谧时间让迟萧依赖,可是又知道根本就不能久留。彼此谁都没有留下电话,似乎这样一别之后日后再见何时谁都没有必要过多在意,在迟萧依旧有些跛着腿离开的时候,李勇想要送她回去,可是被她拒绝了,之后就只能看到那个倔强的身影,李勇张了张唇角想留下这个倔强女孩的电话,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这片空间。

不必要停留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的世界已经不再纯白甚至渐渐泛黑了。抬起视线仰望天空,依旧是大片灰迹遮掩的画面,总是觉得那么让人难以看的清晰。可更多的时候又是那么无奈。

就在此时,包中的手机突然响起,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迟萧轻言“怎么了,王玥老大姐,现在叫我啥事。”

“来,陪我喝酒,我就告诉你个好消息。”对面王玥明显喝了酒而且有些醉醺醺的感觉,就算透过电话,只要听到对方的声音也可以知道对方现在的情绪,这就是一种默契,“好吧,你在哪儿。”尽管自己腿上的疼痛让自己半步都不想动,可是眼下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将这一切说明。就连自己也不想这样认为。可是眼下无奈只能叹口气,拦截出租车赶去王玥口中的老地方。她所说的老地方不过就是她的工作地点。

所以当迟萧赶到王玥所在的酒吧的时候不禁首先看到的就是醉醺醺的王玥,周围空间狂热的震裂气息依旧这样明显。让人似乎想心底处泛出哀鸣。可偏偏又什么都坐不了只能做一个寂寞挣扎的可怜蠕虫,在这片空间一寸寸冰冷。迟萧丝毫不为其所感染一瘸一拐的走向王玥身边。

“喂。你怎么了。”拍了拍王玥的肩膀而后坐在王玥的身边,王玥已经喝醉眯起视线望着面前的迟萧,嘴角溢出笑意。“嘿,一日不见你这脸怎么弄的跟熊猫似得。被谁给怼了?”若说望着迟萧的脸,王玥也一定会是第一个看到迟萧异常的人,只不过现在喝醉了,很多市县都看不清晰,所以只当做了异常玩笑而已。

洋溢的冷笑更为明显,迟萧不禁阴下一张脸,想躲避周围的视线,因为明显感受到周围有些目光望来。尽管在这里似乎很多时候根本就看不清晰她的脸,可迟萧还是觉得很怕。在某一个瞬间被一个熟悉的人伸出手指指向自己,这样的感觉,真让人恶心。

“你别喝了。”不想让王玥为其过多担心,可是也不想就这样看着王玥喝闷酒。可是她根本就阻拦不了,什么都阻拦不了。似乎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可笑。

王玥温柔的视线在杂乱的灯光中望着迟萧显得是那样温暖,迟萧知道,这抹光线永远都不会消退的,这些温度都残存在内。感受这所有的情绪都会渐渐让人觉察到一种温暖的窒息。只见王玥嘴角浅笑,而后自自己的手包内拿出一张银行卡,以及密码已经写在上面了,看起来是新办理的卡才对,“这里面有三万块钱,我跟一朋友借的,你先拿去用,不够我再想办法。”高举起酒杯,在灯火阑珊之下王玥再度咽下一口酒。面颊已经有些泛起红晕。

迟萧看着这张银行卡,不知为什么,望着王玥的视线不禁有些感激和不舍。“我不要,你哪里来的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对于王玥的了解没有人能胜过迟萧,王玥一直以来是个孤儿,所以从小到大生性孤僻,更是很多人眼中的三流女人,可是只有迟萧知道,王玥是最善良的人。她不是什么三流,可是这也是她没有朋友的原因,所以此刻她说是朋友,她拒绝。

“唉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磨叽了呢。”一脸不屑的意味拿起酒吧台上的银行卡然后放在迟萧的手中双手紧握。“迟萧,你今天要是特么不收下这钱,我马上从天台上跳下去,不信你就试试。”

对于来历,她没有任何的解释,就是这样,所以才更加让迟萧觉得不安,可是,他知道,王玥说的出做的到,而且王玥不想说的事情你绝对触碰不得,所以此刻迟萧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收下这张银行卡。坐在王玥的旁边,自己从小的挚友,迟萧觉得她从来没有看错过,要了杯深水炸弹,与王玥同饮。“你要疯,我陪你!”有王玥在身边,所以从来都不需要担心安危,因为王玥就是她的挡箭牌。所有的事情她都毫无保留的去保护她。所以喝下的烈酒火热的烧在心底,。就算现在在最困难的时候,能完全为了她着想的也只有王玥一个人。

“记得我们以前呢,那时候玩个橡皮泥都能玩出意思来,看看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用。”小时候的单纯怕是再也回不去了,王玥看看现在再看看曾经说不出到底哪里好与坏,只不过是不愿意接受眼前的自己而已。所以所有的情绪都开始变得冰冷甚至让人窒息。

心底最深处隐藏的秘密,无人能知,“现在和曾经根本就不一样了。那个世界里我们的天空秤砣飘着的都是吃,玩。现在我们的天空里飘着的都是钱钱钱钱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万舵船,有钱能买八亿杯优乐美让喝的人尸体绕地球两圈!有钱还能有阿凡达侵略地球!”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